July 24, 2016

IMG_2978_1

我在肯亞 │ #3 前往難民營

三十日禮拜一

原本預定一早搭七點多的聯合國人道救援班機(UNHAS)前往位於西北部的難民營。但由於我們到訪的前不久,肯亞政府才宣布計劃關閉國內的難民營,聯合國及各機構的人員都回來待命。急需搭乘班機的聯合國人員突然增加,我們因此必須延後一班飛機出發。

候機室小小的,一門之隔就是停機坪。室內還算安靜,牆上有一台小小的電視。我這才發現跑馬燈亂象大概到哪都是很普遍的狀況。電視畫面上播著看似是肯亞世間情的劇碼,但下方不斷閃過的卻是新聞標題,我一開始沒意識過來,還疑惑了一陣。

UNHAS僅供聯合國機構以及與其合作的機構人員、邀請參訪人士搭乘。小小的候機室內,看似來自世界各地的NGO人員等待著自己的班機。不知道他們正要前往執行怎麼樣的方案?

2016-05-30 11.40.51-1_1

2016-05-30 13.36.13_1
Kakuma難民營由聯合國難民署與肯亞當地政府共同管理,各個NGO在難民署監督下執行各種方案。我們與世界糧食計劃署 World Food Program (WFP)一起執行的一個工作是糧食發放方案

 

我們要前往的Kakuma難民營位於肯亞西北方的Turkana省,氣候更為乾燥。小飛機飛得不高,途中明顯可見地景變化,尤其是越來越乾的景象。


2016-05-30 12.08.40_1

剛飛離首都奈洛比上空

2016-05-30 13.15.06_!

越接近位於西北部的Turkana,地景越是乾枯

 

一個多小時後我們飛抵Turkana省。一下機就感受到和奈洛比完全不同的地景與氣候。奈洛比日夜溫差大,我們拜訪的期間,早上和晚上氣溫會降到十多度,有些團員還會穿上有點厚度的外套。但到了正午與下午,陽光熱烈。到處還算是綠意盎然,空氣中也可感受到濕氣。

Turkana則是印象中典型非洲的景象。快要抵達時,從高空中即可看到綠意逐漸消退,地表土黃一片。一下飛機便熱氣襲來,但非常乾燥,不會有台北那種濕熱如薄紗的黏膩包覆感。但在樹不多、遮蔽也少的土地上,有種豔陽之下無所遁形的感覺。

2016-05-30 13.41.49_1


抵達後簡單休息一下,並受到當地工作人員午餐款待。他們說食物簡單,但我覺得都很好吃。

IMG_2900_1

* * *

下午,我們終於要進到難民營了。

我其實有點緊張,也有些難以言喻的感受。做了那麼多功課,看過無數次難民營的照片和故事,這次要親眼看到了。

巴士開了一陣,原本一望只見平坦又土黃的地平線上遠遠浮出白色低矮的平房。工作人員說,那就是難民營了。

車子漸漸駛進,和我看過的照片不太一樣。這個營區有點像是個小村落,有些房子周圍長出了稀疏的幾株植物,有簡陋的商家,有些房子(如果只要有屋簷就可以稱作房子的話)看起來有些歲月了。我記得照片中看過的景象通常都是一排用防水布搭起的臨時住所,其他什麼也沒有。

 

IMG_3038_1

IMG_2988_1

IMG_2978_1

 

疑惑的同時,工作人員告訴我們已經進入一號營區。Kakuma難民營共有四個營區,一號最老,四號最新。所以這個營區自Kakuma在1992年成立後就存在了。

過去想到難民時,總覺得只是一時的離散、逃難。沒仔細想過對於很多難民來說,「難民」往往是長期的身份。戰爭打了多久,他們就逃多久、躲多久,而非洲各國內戰動軋就是十幾二十年。

好多第二代的難民自出生就一直生活在難民營裡,難民身份和難民營暫居的生活已成為他們大半輩子的常態,更有許多孩子一輩子沒見過家鄉的樣子。

營區內的道路是泥土路,大部分(以當地的標準來說)還算平坦,但偶爾也會出現顛簸的路段。我們乘坐的大巴士在這裡特別顯眼,我們望向窗外,外面的人也直盯著我們看。巴士緩慢地駛向目的地,在不可能有柏油的路面上揚起陣陣塵土。等一下,我們就要見到小朋友和藝術團體的年輕人了。

 

* * *

那些才華洋溢的年輕人

下午我們先拜訪了一所中學,接著與營區內的一個青年音樂團體見面。

營區內的NGO有時會協助難民組成社團,讓他們可以根據自己的興趣或才能繼續鑽研、發揮。營區內有時可以見到簡陋的足球門框、排球網,或年幼兒童可以玩耍的攀爬設施,目的是提供他們一個放鬆、排解壓力或苦痛的管道。

我們在一個糧食發放倉庫旁的空地和他們見面。今天還不是發糧的日子,空地略顯寂寥。近傍晚的太陽還是有點大,不過已經沒有那麼炙熱了。

沒多久那一行年輕人略帶害羞地朝我們走過來。

工作人員向我們說明他們來自南蘇丹、剛果、蒲隆地等國家,將帶來一段freestyle的表演。這幾位年輕人站成一排等待著,神情還是有些羞澀。

接著工作人員請他們開始表演,那一瞬間大家彷彿脫胎換骨,個個都變得很有自信,全然投入表演。我一開始就被他們超好聽的旋律和合聲給嚇到了,頻頻向一旁的工作人員說他們怎麼這麼厲害。不一會兒,像是雞皮疙瘩一樣,眼眶不自覺地濕了。我一直止不住訝異地跟工作人員說,他們好厲害,真的可以出專輯了。

他們先是一起表演了兩首歌,接著各自solo。有人唱著等待糧食的日子,有人在歌聲中述說來自各國的難民來到這裡,要忘卻過去的傷痛,一起重新開始生活;還有人唱非洲團結、愛與和平等等的內容。不管是怎樣的主題,節拍總是相當明快,我也不管自己身為工作人員,微微地一起隨音樂擺動起來。

表演結束後,我趕緊跟大家說明歌曲的大致內容,更強調剛才的表演全部都是即興的創作演出。大夥聽了發出驚歎,我們在驚訝中一起用力鼓掌謝謝他們。聽到掌聲時,這幾位表演時才充滿自信和魅力的年輕人突然又羞澀起來,有點又驚又喜、措手不及的樣子。

 

IMG_2906_1

 

工作人員不只跟我說過一次,南蘇丹人很有才華。這裡什麼都沒有,他們卻能在克難中努力練習出如此令人驚豔的成果。如果擁有和我們一樣的資源和刺激,他們的潛能一定可以發展得更好吧。

出發前,我對難民營的概念大概只比一般人再稍稍深入一點,不過我想到、讀到的通常都是飢餓、貧病、戰後的創傷等面向。這些當然都有,但我沒想到的是原來人可以有這麼堅強的韌性、那樣熱切的希望。如果不是親自來到這裡,我連想都沒想過難民營中會有這樣絕妙的音樂。

 

Advertisements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

%d bloggers like thi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