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pril 20, 2011

 我記得工作的那一年,
仿若SARS每天戴口罩無言通勤的高中最後日子。
想來還是一陣寒顫。

 

不是要說後悔。何況小時候的我的座右銘仍鮮明地警醒著我。
封面是小丸子的筆記本裡,藍色的難為情字跡寫著,
“懊悔是墮落的根源”。
但的確不是要說後悔。
那是一年難得可貴的經驗。我需要嘗試,我想要嘗試,我必須嘗試。要沒有刻骨的嘗試,我也不會知道我多麼想要現下所追求的。

休學了。

小時候的我知道會走到這一步,應該會害怕到不敢走向長大吧。畢竟除了世俗的常軌,我從來也沒去過哪。

結果發現,行動起來是如此簡單。搖擺過工業區漫長車程,順從官僚手續,一個章又一個章再一個章,我跟所謂的”叛逆”好像更進一步了。即使是個乖順又負責任的叛逆。但發現人生可以從叉路出去,那裏遊客不多,我好像開始上癮。

零零,總總,是個不快樂的一年。即使知道那裏只是體驗不是終點,即使知道在選擇前我都早已知道,即使知道問題都在我不在工作不在同事不在環境,還是很難快樂起來。然後才了解,如果不痛苦地上過一課,不會有決心,不會知道那想望是幻影還是自負還是只是個找不到選擇的退路。

我記得,那時每個早晨我如行屍走肉行過建國北路。因為不知道未來在哪,痛苦糾結。

現在我還是不確定未來在哪,但可以比較平靜地尋找前方的路。

Advertisements

3 Responses to “”

  1. dada Says:

    你可以的,一定可以的,笑一笑一起往前走吧!:)

  2. mel Says:

    休學一點都不叛逆 差低
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

%d bloggers like thi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