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eptember 17, 2010

昨晚終於踏進萊頓的酒吧。

 但上圖是圖書館。如果酒吧長這樣也真誇張。

不過,老實說,為什麼圖書館要以洋傘布置,我非常疑惑。是要塑造圖書館其實跟海灘一樣誘人的幻象?是因為神聖殿堂的智慧光芒有如燦陽無比耀眼?(以及刺眼?)

 

總之七點經濟學下課,為了酒吧之約,我第一次踏進萊頓的圖書館填補空隙。上周固執地一心想在七點多去會面,結果卻空無一人。為什麼大家不在七點至九點半之間小酌呢?我想要在太陽下山之前回到家呀。

在家除了跟好朋友好同學見面,壓根不會想要去認識什麼人、去個哪裡跟剛認識或即將認識的人聊聊天喝喝酒。我卻這樣做了。因為這是個練習。這整趟旅行都是嘗試。我會很努力嘗試不同的生活。就算這些痕跡半年之後就會褪去也沒有關係。至少是不錯的故事素材。

我在陰雨中牽著腳踏車(如果使用”單車”是不是很做作)往目的地前進。街道冷清,偶爾與同樣受到雨水困頓的路人交會。天已全黑,走在巷弄間,看著一扇扇窗戶內的昏黃,真是適合同理賣火柴的女孩的好時機。

但荷蘭人真的是很誇張。可以說是好的誇張(吧!?)我很喜歡觀賞這裡的櫥窗。古老雅致的建築,配上陰雨國家特有的大窗戶,普遍極有品味的擺設,真是一大享受。後來我才發現,好多我讚賞不已的櫥窗,不是櫥窗,只是一般人的家。

大部分對著街道大窗的房間,是廚房兼飯廳。流理臺上沒什麼雜物,桌椅整齊到像不曾使用過,映入眼簾盡是好看的花卉擺飾、令人稱羨的優雅櫥櫃、可以作為點綴的鐘、畫。

我好羨慕。但也覺得這樣生活壓力好大。

這是前往酒吧間的小小探險。

後來我到了。一開始要會面的人遍尋不見。我超怕這種情況。差一點就要立刻逃跑回到溫暖的房間。我可以體會外國電影中派對會出現的尷尬場面。

但人終究到了。幸好。我不想在之後還要解釋因為自己生性膽小所以一直放鴿子。我們點了啤酒,望著時大時小的雨滴持續著話題。只是一小群人,一小群很友善的人,所以很自在。我很怕眼睛長很高的人。這幾個禮拜我遇到了不少眼睛長得不低的人。以前都不知道這樣的族群比例如此高,是我在家太不交際了嗎?

心情很好,平靜的美好。然後在夜半過後大雨中,騎著腳踏車朝著家的方向前進。 踏進家門,我可愛的土耳其室友Emine立刻衝出來問我到哪去了,給了我個擁抱(張淳淳學著點)。她非常擔心,以為我受困雨中。

非常甘心。

Advertisements

5 Responses to “”

  1. Cecelia Says:

    你那句張淳淳學著點是全篇最突兀的一句,笑死我了!!!!

  2. Cent Says:

    沒想到你這麼認真的寫blog…好幾天沒上來看~多了好多篇阿!!
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

%d bloggers like this: